当前位置:首页> 园区风采

8个鸟巢大小!这个边陲小县为何建如此大站

来源:  时间:

  (《国际商报》讯  记者 张春滨)2017年11月4日,在得知中老铁路的竣工通车时间为2021年12月31日后,老挝总理通伦在视察乌多姆赛省中老铁路建设工地时问:“能不能在2021年12月2日竣工通车?因为那天是老挝国庆日。”

  听到这个问题后,中老铁路项目相关负责人商议后表示,中国建设者将力争在2021年12月2日竣工通车。

  两年后的7月和8月,通伦再次分别到琅勃拉邦和万荣车站进行视察,两次他都满意而归。

  除了老挝高层的密切关注,老挝民间也对中老铁路抱以厚望。

  (老挝总理通伦视察中老铁路琅勃拉邦车站)

  在万象北站附近的纳塞村,村民也已经感受到铁路带来的商机,摆摊、开餐厅、开民宿…… “比以前靠天吃饭的日子有了更稳定的生活来源,还有投资者来考察设立工厂的环境,周围的地价也上涨了不少。”村长素帕塔高兴地说。

  在万象省丰洪县中老铁路第Ⅵ标段,附近村里有群七八岁的娃娃,经常结伴到施工现场看一看,对着施工工人齐声说:“我要坐火车去中国!”

  这些片段只是云南接壤的这个发展中国家近几年的缩影。在过去近十年,老挝就像一辆高速列车,GDP以年均7%~8%的增长速度飞奔着。现在,要在这辆快车的涡轮上加个“T”,最大的动力就是中老铁路的通车。


  (全长495.65玉磨铁路橄榄坝大桥顺利合龙)

  因为跨越中老两国,这段铁路被一分为二,位于云南最南端勐腊县的磨憨则是这个中点:向北到昆明,向南跨过老挝途经泰国曼谷,直抵新加坡。

  与之匹配的是,磨憨火车站是中老铁路中国段——玉磨铁路的第二大站,占地面积2464亩,相当于8个北京鸟巢大小。这对于一个只有昆明三分之一大、且96%国土面积为山地、密林的勐腊县来说,磨憨火车站实属一个巨无霸建筑。

  那么,为什么会在这个边陲小县建如此大站呢?

  磨憨速度

  2015年,姚先华坐在四川泸州的家中,从电视上第一次看到“一带一路”节目中关于老挝磨丁的介绍,他决定去看看。

  两年后,他在磨丁买下两套小户型的房子,都是40多平米的小户型。第一套2800元/平米,两个月后买第二套,已经涨到3300元/平米。

  在这两年中,中老两国先后签署了《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建设共同总体方案》《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共同发展总体规划》,并就此成立了“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

  现在,姚先华在那里做建材生意。虽在异国,但他过得并不孤独,因为那边老乡多得很。四川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四川有7.7万人次前往老挝。在磨丁的国内务工人员,60%以上来自四川。

  姚先华亲眼见证了磨丁经济特区从一片空地到现在的高楼林立,以及人烟稀少到现在的熙熙攘攘。他说,“磨丁是一块大蛋糕”。同时,他也经常穿梭于离磨丁一步之遥的云南磨憨口岸。

  这里同样一片欣欣向荣。

  磨憨口岸所在的磨憨小镇,是一个典型的热带花园式小镇。街道两边栽种着绿树和鲜花,环境好、街道繁忙。口岸前的东盟大道长达数公里,蜂拥而至的卡车、小轿车时常在这里排起长龙。其中不时可以看到标着“中国昆明-老挝万象”“中国昆明-老挝会晒”等标识的国际客运班车,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私家车夹杂其中。


  (勐腊磨憨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

  准确地说,虽然磨憨早在1992年就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一类口岸,但真正的腾飞是从2008年昆曼大通道通车开始的。自那以后,磨憨口岸迅速成为中国与东盟国家经贸往来和经济合作的重要交汇点。2018年,该口岸进出口贸易额达140.19亿元。

  进入2019年,各项指标更是急剧飙升:1至9月,磨憨口岸进出口贸易总额完成23亿美元,同比上升53.27%;出入境人员总数155.48万人次,同比上升19.26%;出入境车辆总数44.81万辆次,同比上升14.93%。在货物进出口高峰期,通过延长通关时间,每日验放车辆近700辆,口岸日通关量提升84.2%。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至8月,磨憨口岸进出口水果35.36万吨,货值38.24亿元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1.1倍和1.2倍。

  这一切有很大的原因是来自于通关的进一步便利化。


  (磨憨货物报关大厅)

  “现在从磨憨入境的泰国水果,走完全部清关流程在1个半小时以内,最快的只用45分钟。”景洪红星航贸有限责任公司业务员何照师说。据他介绍,以前磨憨口岸在每年的3月中旬至5月初、10月底至次年1月中旬两个时间段拥堵最为严重。堵车最严重的时候,近5小时才挪动30米。

  通关如此迅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今年10月30日,磨憨口岸查验货场建设“三进三出”通道的正式投入使用。同时,勐腊海关打造了农副产品快速通关“绿色通道”,实行“5+2”与无节假日通关,保证水果抢“鲜”入境。

  “今年前10月云南出口通关效率全国第三”也佐证了这一点。据昆明海关数据统计,2019年前10月,云南全省进、出口整体通关时间分别为18.56小时和0.36小时,较全国同期快23.82小时和3.88小时,分别排名全国第9和第3位,同比压缩61.9%和71.4%,通关效率持续提升。

  “在磨憨口岸,20余人的旅游团队现在只需10分钟便可办理完入境手续。”云南景兰国际旅行社导游刘超说。

  勐腊“大网”

  如果说磨憨是中老铁路上一颗耀眼的星和枢纽节点,那么勐腊则处在亚洲高速公路网的中央,这张网里当然还包括穿过勐腊全境的昆曼铁路。

  磨憨是勐腊的前哨,勐腊则是磨憨的依托。

  除了磨憨口岸,勐腊还有中南半岛腹地和东南亚各国经湄公河进入我国的第一港——关累港,以及勐满、曼庄、新民等多条重要的陆路通道,有穿境而过的昆曼国际大通道、澜湄黄金水道和泛亚铁路中线,是我国通往中南半岛国家最便捷、最顺直的陆路水路通道,也是云南省实施“中路突破、打开南门、走向东南亚”经济发展战略重要通道桥梁和窗口。


  (关累口岸进口肉冷库)

  2015年7月,这里被国务院批复设立为云南勐腊(磨憨)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

  “当时这个消息出来后,我的微信朋友圈都被刷屏了。”勐腊盛昌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正才兴奋地说。

  陈正才是浙江温州人,2008年,他在勐腊成立公司,主要从事矿产品和房地产项目的进出口业务。目前在老挝开采铁矿石,每年约有20万吨铁矿石运回中国。“如果交通条件继续改善,我们的进口量将会增加。”但由于老挝的道路条件相对较差,公司只能在矿山和港口自费。“铁矿石从老挝乌多姆赛运到玉溪和昆明,每公里运费约160元,成本很高。所以我非常关注中老铁路的建设进展。”

  与陈正才一样,嘉创橡胶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明清也算了一笔账:“从公司的种植基地到磨憨口岸近150公里,卡车需要开近12个小时,出关约需要3个小时。如果是铁路通了,运费可以减少一半以上,通关更方便。”他还表示,近年来勐腊县政府部门的工作效率也大幅提升,“在过去,我们不得不等待一两天才能让车辆出境,现在时间缩短到一两个小时。工商、税务等部门出台了许多灵活的专项政策。”

  其实,勐腊的交通优势远远不止于一条中老铁路。


  它是云南唯一能够在250公里范围内辐射中老缅泰越5国的地方,云南其他口岸均不具备如此完整的多边优势。勐腊5小时生活圈已经逼近昆明、缅甸腊戌、泰国清迈、老挝万象(约700公里)、越南河内,距离曼谷也仅1000余公里。

  从通道格局上看,它北引滇中城市群及中国川渝地区,南通泛亚至中南半岛,西出缅甸至印度洋,东联越南至北部湾,成功辐射一带一路上的两条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

  与之对应,它自然也是多条“通道”的枢纽:贯穿南北的昆曼公路、泛亚铁路通道,东北有沿边高速通道,东有老越通道,西有中缅通道,西南有老泰通道。

  目前,除了勐腊机场,与勐腊相连的多条沿边高速公路正在或即将建设,比如勐远至关累口岸、机场高速、勐醒至江城至绿春高速、勐腊至勐满口岸高速、国道213线勐腊过境段项目、目前在建的绿春到江城到勐仑镇藤蔑山的高速。

  “我还在跟省发改委建议还要修一条高速公路,墨江到江城。”海诚控股董事长周昆向记者分析说,当江城与藤蔑山这条高速接通,就是一条新的昆曼通道,就没必要绕道景洪、普洱,整整少了100多公里。“这少的100公里,如果放在全国物流背景上去分析,它就有了和广西去竞争的优势,物流成本和时间都会大大减少。这条路一旦通了,那么勐腊的枢纽功能就更会强化,因为沿途城市最大的就是勐腊。”


  (勐腊县区位优势明显)

  作为西双版纳最大的民营集团企业,海诚控股对勐腊的了解自然无人出其右。

  另外,在云南今年出台的云南省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2019-2035年)里,勐腊的地位也相当突出。规划提到,根据《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云南将重点建设7个国家物流枢纽,其中,“3个陆上边境口岸型物流枢纽”里就有磨憨口岸,它将和河口、瑞丽一起,带动云南其他省级物流口岸的发展。

  而在《云南省关于新时代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的若干意见》百条政策要点中,“物流”一词出现了18次。

  由此可见,物流之于云南的重要性,而物流迅速发展的基础就在于县域高速公路的“能通全通”,勐腊,必然不会缺席。

  磨憨运力

  勐腊的区位优势决定了磨憨的战略地位,因此磨憨火车站规模如此之大就不足为奇。

  根据规划,磨憨火车站位于勐腊县磨憨镇尚勇村,距镇中心约1公里。沿线附近有小磨高速公路,交通方便,地形平缓开阔。

  磨憨火车站为单线会让站,设有旅客双向进出站通道,主站房设在靠近正线右侧,磨憨火车站设于正线上,规划总规模共计17条到发线,预留线10条。其中,一个国内客运场设有两台5线,预留两线;一个国内货车到发场设有6线,预留8线;一个调车场设有3线,一个国际货物列车监管区设有1线,一个临时物资储备场设有两线,一个国内货物列车货物场设有3线,一个机务段设有4线,预留两线。


  据粗略测算,中老铁路中国段——玉磨铁路建成后,玉溪至西双版纳景洪单向客运量(40对/日)可达1000万人/年,货运4000万吨/年;景洪-磨憨单向客运量(10对/日)可达300万人/年,货运2000万吨/年。

  这只是中国境内的数据,而就老挝段来看的话,潜力可谓更是惊人。越是落后的地方,发展的潜力就越大,成长速度将是几何级的。这还不包括泰国部分。

  仅以老挝为例,首先影响最直接的就是旅游业和农业。

  2018年,中国赴老挝旅游的人次超过80万,2019年超过100万已是板上钉钉,这是在目前没有铁路的前提下完成的。待2021年中老铁路通车之后,这个数字变为200万、300万甚至更多,并不困难。可以预见,现在选择公路抵达老挝的旅游人次90%以上将转为坐火车。

  据有关机构初步估算,中老铁路开通后,光是琅勃拉邦,旅游人口将从目前的7~10万人/年剧增至75~180万人/年。

  再看农业,勐腊周边国家尤其是老挝主要以农业生产为主,磨憨口岸贸易的商品也主要为商品蔬菜、水果等产品。尽管现在通关效率已经非常高,但公路货运与铁路货运比起来,其所承载的运输量显然是小巫见大巫。

  除了这两个目前显而易见的产业将形成爆发式地增长,其实更有潜力的成长领域在诸如基建物资、工业设备、铁矿石大宗商品等方面。


  (欣欣向荣的口岸城市勐腊)

  据昆明海关数据,今年1月至6月,中老铁路建设物资出口共9.76万吨、货值达3.9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4%和12.1%。出口的主要货物为建筑用料、钢材、机械设备、电气设备、工程车辆等。

  此外,现在的老挝犹如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大量的省份和城市需要大规模的建设。中老铁路老挝段全长约418公里,投资规模超过370亿元,其沿线开发将带来不可估量的运力。

  最近的例子就是老挝磨丁经济特区,海诚控股将在这里建设一座包括旅游、康养、金融、教育在内的产业大城,类似的“造城”运动正在或将在老挝各地涌现。在这个过程中,将需要大量诸如水泥、钢材等基建物资,老挝工业基础薄弱,绝大部分将从中国进口,都将从磨憨出站。

  在云南省GDP增速今年连续数月排名全国第一、东盟超越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的背景下,你还会觉得磨憨火车站太大吗?











【免责声明】如遇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取得联系。

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邮箱:comnews2015@126.com

中国商务新闻网